Kobe Bryant,世界上最凄凉的终老

作者: 来源:E云生活 时间:2020-06-07 15:53:13 浏览(457)

犹豫了两天,终于,还是要写写Kobe Bryant和湖人。

难以下笔,是因为週三湖人对勇士那一战,是我13年球评生涯里讲湖人最痛苦的一场比赛;之所以还是要写,是因为那一战呈现在人们眼前的,就是Kobe在他谢幕的这一季里最极端的象徵,他终老在了一支被摧毁的球队里,谢幕于废墟之上。

Kobe Bryant,世界上最凄凉的终老

如果这就是命运,让我们为他哀伤。

那一天,勇士打得并不好,他们几乎是在用玩耍的姿态羞辱湖人。而湖人的姿态,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当勇士从后场发出底线球,湖人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这个球一直滚到了三分线外1公尺时间都没有开始走,接着Curry把球捡起来,在D’Angelo Russell面前左手突破,后转身上篮,湖人——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霸主,已经粉身碎骨,丧尽了他们的尊严。

Kobe,14投1中,这是他这个赛季里迄今最难堪的一场比赛。抬头,看着勇士的奔跑,目光满是凄凉。

这支湖人,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。总教练Byron Scott,根本控制不住他的球员了。Scott,一个经历过湖人1980年代「ShowTime」的老派教练,并不喜欢球队投太多三分——但事实上,湖人迄今的场均三分球出手超过25次。无论攻守,他们都不像是一支球队。在进攻上,每个人都在1打1,他们是全联盟助攻最少的球队之一;在防守一端,没有人去协防,他们是製造对手失误最少的球队。

2胜12败的湖人,看上去是那幺自私而混乱。

Kobe Bryant,世界上最凄凉的终老

Kobe,还是这支球队的王牌。在37岁和连续经历过三次大伤休养之后,Kobe已经几乎失去了他的速度、弹跳和爆发力,但他迄今为止的场均15.2分,依然是这支湖人的得分王。他场均16.4次投篮,依然是全队投篮最多的球员;但他31.1%的命中率是全队最低,和他19.5%的三分球命中率一样,都是20年职业生涯的最低点。当Kobe甚至已经无法摆脱面前的防守人,他的比赛方式,依然和他年轻时一样。

关于Kobe,Scott是这幺说的——他说的那幺直白:Kobe能那幺攻,因为这是他20年职业生涯赢得的特权。在这支球队里,还没有谁能赢得Kobe那样的特权。

Scott说的没错。但这支围绕在Kobe身边组成的球队,其实还不如去年那支。第一,Kobe去年的身体状态和竞技状态,还远远强过现在,他还能出手30次取下40分——但现在,想让Kobe完成30次进攻也已经成了奢望;第二,去年Kobe身边的很多球员,Carlos Boozer、林书豪、Jordan Hill,还都是有经验、有出色的整体意识,能够根据Kobe的打法去调整自己(儘管也很艰难)的球员,这让他们有时候还能赢下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比赛(延长加时击败暴龙,也击败过勇士)。但现在Kobe身边的人,都几乎没有调整能力可言。

Nick Young和Lou Williams,是两个疯狂的射手——他们处理比赛的方式,就是不停的投。当有队友比他们投的更多,他们先是困惑,然后是愤怒,解决方式就只有抢球再投!这就是为什幺Nick Young会说,Kobe的投篮影响了他,他的思维,简单的就像一个单细胞生物。

上赛季后半段打出身价的Jordan Clarkson、新秀赛季只打了半场的二年级生Julius Randle、第二顺位新秀Russell,是一帮年轻球员。他们更关心自己刚刚开始的职业生涯,他们期待有更多的时间,期待有更多的投篮。当他们长时间接不到球的时候,他们一定会把每一个接到的球打完——就像如果传出去,就再也没机会投篮那样。

这就是湖人如今无法解决的困境。你无法改变Kobe——他在20年里从未改变过;你也绝不能指责Kobe——你不能在一名伟大的,赢得过5次冠军,成为一个时代象徵的球员的生涯尾声告诉他,你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。何况,身处在这样水平的一支球队之中,Kobe的内心非常清楚,别说是冠军,季后赛也根本不可能。因此Kobe最后一季的最后奢求,就是享受比赛的乐趣。再说明白点,Kobe就是想痛快!一名戎马20年,战功卓着的老将军,在他生涯的最后一季里就是想痛快,而你能不让他痛快吗?

可是,你也没办法跟Nick Young和Lou Williams讲理,说Kobe想要打得痛快,你们就配合他。因为他们既理解不了,也没有能力配合——除了疯狂的,不断的投,他们在职业生涯里几乎没做过别的事情。

你更没法跟那一帮年轻人说,球迷们就是想静静的看着Kobe终老,因为那是球迷的内心,和他们无关。作为一群刚刚进入联盟的年轻人,他们甚至无所谓自己是不是湖人球员,他们只在乎自己能获得多少机会,能不能在联盟站稳脚步。当他们发现球队事实上已经崩溃的时候,刷数据是必然的天性。

因此,在这个年轻的赛季才仅仅完成了14场之后,湖人这个赛季的惨状,已是不可逆转的战局。上赛季他们只赢下了21场比赛,而这个赛季的他们看上去更糟。没有人能有迴天之术,让他们重新拥有凝聚力。而在这样一支球队里,最痛苦的还是Kobe——他本来只期待着一些尾声的乐趣,而如今,比赛已毫无乐趣可言。

一个曾经那幺骄傲的巨星,正在走向世界上最凄凉的终老。在同样这个级别的超级巨星里,我从未见过哪一位,比Kobe的终老更令人悲伤。

Michael Jordan,在他38岁从华盛顿巫师复出的两年里,并没有带领巫师打进季后赛,但他最后两季里依然能用40%以上的命中率场均得到20分,在最后一季里还拿下过单场50分。

Tim Duncan,依然保有着争夺自己第六个冠军的可能;Kevin Garnett,在明尼苏达每场只打15分钟先发,陪伴着状元新秀Towns的成长;Dirk Nowitzki,在达拉斯继续快乐地投着篮;“老飞人”Vince Carter,赛季开始以后只打了5场,没事我就投2个三分。

所有这些已经老去的巨星,无论他们的球队是否还能争夺冠军,都至少帮助他们保留着赛场上的尊严;无论他们多大幅度的接受了自己角色的减少,都至少能找到一些让自己能继续留在这里的乐趣,都至少还有一两个亲密的兄弟,和他们一起享受这样的乐趣。尊严和乐趣,是他们留在这里最重要的期许。而这些,却成了倔强的,在漫长的20年里彷彿一直在独行的Kobe,走向职业生涯尾声时的梦想。

竟然,还有68场,让你我如何目睹,怎样安然放下。

(本文转录自杨毅侃球)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